淀粉叔

【仲秋留声机】只因浮生一笑,误我匆匆那年

给朋友写的,在他生日那天发,希望他能喜欢


Block R.玫瑰街区_洋灵文站:

DAY13


BGM:《一笑倾城》汪苏泷《匆匆那年》王菲


文/ @淀粉叔 


 


英国,Larose blanche


“嘶——”


“怎么了,儿砸?”


“刚刚不小心给烫到了。”


“哎呀,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呐,赶紧用冰袋敷一下,留疤了可不行,快快快。”


“好了好了,知道了。”


冰凉的触感从手上传来,李英超才猛地回过神。太像了,真的太像了,简直一模一样。明明已经过去三年了,可是为什么心跳突然变快了。


“儿砸,怎么样?”岳岳掀开帘子走进里间问。李英超抬头看他,还是那副熟悉的面容,如沐春风,温柔的英伦绅士,仿佛岁月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迹。


李英超开口回应,声音竟是出乎意料的嘶哑,“我看见他了,太像了,是他吧,岳岳妈妈。”


岳岳心中大惊,眼中闪过了一丝慌乱,随后又恢复平静,沉默了一会,叹了一口气,“是,他来找你了。”


“好,我知道了,我先走了。”


“注意安全。”


三年前,李振洋跟李英超分手了。李振洋提的分手,理由是要去法国深造,李英超当然是不知道这个理由的。李振洋头也不回的走了,李英超知道了后没哭没闹,只是把自己关进房间里一个月。岳明辉打开他房门的那个下午都震惊了,酒瓶子堆了一地,和李振洋有关的物件都撕烂了堆在一旁,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挡住了窗外明媚的光,屋里的酒气浓郁的差点呛到岳明辉,而李英超还拿着一瓶酒坐在窗台上灌着酒。


“唰。”窗帘被猛地拉开,刺眼的阳光射进李英超的眼睛,李英超眯起眼睛去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光亮。岳岳又起身将窗子开大了一点,和煦的微风夹杂着淡淡的花香从窗边挤了进来,充满了整个房间。


岳岳摸着李英超柔顺的头发,说道:“小弟,我这有两张去英国的机票,明天下午飞,走吗?”


李英超抬起头盯着岳明辉,那熟悉的温柔的面孔上布满了担忧但他没说,而是提议带他出国。李英超摇了摇头,无奈的笑笑,声音轻快却有嘶哑的说:“好啊,那明天你来接我吧。这地方,我也呆腻了,换个环境也好。”


天渐渐暗了下来,丝丝细雨飘在亮阴阴的青石板上。上的行人三三两两,嘻嘻哈哈的谈笑风生,也有几对情侣因为没有伞而躲在屋檐下。李英超没有带伞,任由冰冷雨滴落在他的脸上、头发上、大衣上,这雨的触感是不是比当时还要更冷一点呢。


五年前,李英超高一,李振洋高三。


那天是李振洋最喜欢的弟弟李英超的开学典礼,他特意翘了课带着岳岳卜凡陪李英超参观学校。


“哇洋哥,你们学校好酷哦!”


“哇洋哥,你们学校还有个这么大的游泳池!我以后要看你游泳!”


“哇,好多篮球场!凡哥我要看你打球!”


“哇,小卖部好大,东西太齐全了吧!”


“哇,好多靓妹!泡靓妹!泡靓妹!”


……


李振洋本来很开心的听着李英超发表那些“很没见识”的感叹,等听到最后一句时,内心突然变得不安。


把李英超抓过来打了他屁股几下,装作凶巴巴地说:“不可以看靓妹,不允许,你的任务是学习,不是泡靓妹。”


李英超委屈的眨着他的小鹿眼说:“这不公平!我抗议!洋哥哥,你最好了嘛。”


“不行不行不行。”


“哼,大坏蛋!”


李振洋看着小弟笑嘻嘻的跑远,心里某一处被狠狠的触动,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涌上心头,呆呆的看着他在阳光底下欢乐的蹦蹦跳跳。


岳岳悄悄地让卜凡去支走李英超,反手一个大手巴子拍在李振洋背上,吓得他一激灵,大叫“弟弟救我!”


“嘘,洋洋,小点声。我问你点事。”


“问就问嘛,这么吓人干森莫。”


“洋洋,你不会喜欢小弟吧。别说谎哦,我看得出来的。”


李振洋听到这句话瞪大了眼睛,“怎么可能,我怎么可能喜欢小弟,他可是我看着长大的弟弟啊。”


“没事的洋洋,你不用这么着急回答我,你自己好好想想。我从没见过你用这么温柔的眼神看别人,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。走了,好好招呼小弟。”


“凡子,走了,哥哥请你吃大餐。”


天边的彩霞粉扑扑的,远处的李英超小小的像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。


“洋哥,我饿了!”


李振洋大步走到李英超身边,一把将他拉进怀中,下巴顶在他的头上,洗发水淡淡的香味被尽数吸入。


“小弟啊,洋哥舍不得你啊。我这么可爱的宝贝弟弟,要是被哪个小女生给拐走了怎么办啊。”


李英超白白净净的脸唰的一下变红了,支支吾吾的说,“不会的不会的。”


李振洋笑着摸了摸他的头,“洋哥唬你呢,走吧。”


“因为最喜欢的是洋哥哥啊。”李英超在李振洋背过去的一刹那用他听不见的声音悄悄地说。


“哎呀,洋洋,这几天怎么没看见你那小男朋友来找你啊。”


“别乱说,只是从小玩到大的弟弟。”


“哎呦呦,你是那种会对弟弟说我最钟意累的人吗。”


“有事快说,没事我要睡觉了,老王的课困死我了。”李振洋一边趴下一边把同桌搭到他肩膀上的手拉下来。


“你弟弟李英超,今天下午,大礼堂,十佳决赛。”


李振洋猛的坐直,按着同桌的肩膀,“真的假的。”


“肯定是真的啊,都在公告栏里贴出来了。”


“那我今天中午要洗澡,别和我抢!我就说嘛,小弟最近怎么都不来找我了,原来是在忙十佳。”


“切,瞧你那样。得得得,不和你抢。”


东门外的柳树长得正好,枝条柔柔的低垂着,夕阳斜照,那人穿着简单的白衬衫,身后背着一把吉他,姿态沉静的站在树下,远远的,只能看到他如墨的发色。


那是李英超,十佳决赛还有半个小时开始,他已经画好了妆,无聊的看着高三的方向。一阵冷风吹过,吹起了他鬓角的发,他不由得打了个寒战,转身进屋,心想“要提醒洋哥哥多穿衣服了,免得到时候感冒了。”


“让我们有请下一位选手,高一四班李英超。”


灯光暗了下来,再次亮起时,李英超已经站在了舞台中间。端着吉他,闭着眼睛,双手安安静静的放在立麦上。


站在前排暗处的李振洋看见李英超这幅小大人的样子,不由得笑出声来。


你别说,李英超在穿上李振洋的白衬衫和黑裤子后的韵味和李振洋还不一样。


“就承认一笑倾城一见自难忘,说什么情深似海我却不敢当……我们不散场。”


当李英超唱到这一段时,微微抬眼看向台下,不想竟看到站在第一排笑着看着他的李振洋时,露出了淡淡的又带有一丝羞涩的微笑。就像星星划过夜空,就像透过树缝的阳光,就像烟花爆炸时的五彩斑斓。


这一刻,在李振洋眼里,身边女生的称赞声、同学的议论声、音乐的伴奏声都不存在了,所有的美好都失去了颜色。李英超成了他眼里唯一的存在。


或许,这就是一笑倾城吧。


下台后,李英超向着李振洋的方向跑去,不料半路竟被一个名叫蓝琪的女生截住了。


“李英超同学,我喜欢你,我可以和你在一起吗。”


李振洋明显听到了这句话,脸色暗了下来,刚想开口帮李英超拒绝时,李英超自己开口了:“好啊,蓝琪,我的小女朋友,今晚想吃什么。”


李振洋气得愣在原地,而李英超和那女生谈笑风生,手挽着手的走了。李英超看着他变化的表情,嘴角勾起了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。


这几天,李振洋总能看见李英超和他的小女朋友一起散步、一起吃饭、一起游泳。最让他不能忍的是,他听说李英超和那女生kiss了。他决定好好教育一下李英超。


他让卜凡给李英超带了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晚上十点宿舍天台见。


十点


李英超准时推开天台上虚掩着的门,下一秒就被李振洋按在墙上,膝盖挤进李英超的双腿间,


“说,为什么要谈恋爱。”


“因为,最喜欢洋哥哥啊。”


“因为喜欢洋哥哥,所以找个女生试探一下你对我的感情,现在看来你也喜欢我啊。”


“我和那女生没有在一起,只是装装样子,那是我妹妹。”


“那这么说来,我被你耍了?”


“我怎么敢耍你呢。”


“那…李英超,我们要不要在一起?”


“那当然,我就等你这句话呢。”


李振洋摁着李英超的后脑勺吻了回去,粗鲁的撬开唇齿,舔抵着上颚,和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,把李英超胸腔中的空气剥夺。最后,向下一转,在他偏右的喉结上留下了一个暗红色的印记。


轻轻按下快门,记录下着美好的一刻;把快门调快,我看得清每个人、每一处景色;把快门放慢,我却看得见所有景色连成一片光。


我很幸运,我抓住了李英超,和他在人生的长河慢慢走下去,直到这一路都发光发亮。


三年前


李振洋在一所大学读大二,而李英超还在那所高中准备高考。李英超想好了,他要考到李振洋那所大学。


最近李振洋有点忙,发微信也没有及时回,打电话也不接,要不是每周来接他回家时还是一如既往的体贴,给李英超准备好他最喜欢的糖,李英超还以为他在大学找了新对象。


这样的情况一直延续到了高考前一天。


李振洋以考前放松的理由把李英超带出了学校,漫步在校外的小道上。


两人就这样相对无言的并肩走着,远处的西天还留下一抹柔柔的淡彩,在山岩的脊背上抚摸,而月亮已朗朗在天。


过了许久,李振洋慵懒的声音打破了沉寂。


“李英超,我们分手吧。你爱吃糖又爱黏人,不会照顾人,又总是小孩子气,跟你在一起我太累了。”


李英超刚想开口挽回些什么,


“李英超,别再这么任性了,你不值得。”


李英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把差一点点就要掉出来的眼泪硬生生的憋回去。


“好。”


晚霞还是晚霞,月亮还是月亮,但你已经不是你了。


李英超是红着眼睛回到宿舍的,舍友问他怎么了,他只是摇摇头说沙子进眼睛了。一看就是哭过了,还不承认。


谁也不知道李英超是怎么度过那两天高考日的,可能是执着吧。


考完试,李英超就跟人间蒸发一样不见了,帮他来参加毕业典礼的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人,叫岳明辉,说是他的哥哥。


后来啊,就再也没有人联系到过李英超,听说他考去了英国的大学,跟他那个叫岳明辉的哥哥一起。


后来的同学聚会,大家对于李英超就只能记得那年十佳的《一笑倾城》和他的那个哥哥,那个不能说名字的哥哥。


再见,不是离别,是承诺。


“小弟!”李振洋在梦中惊醒,习惯性的摸向身边,却发现没有人。原来已经分手这么久了吗,原来还是放不下吗。


当初都是我的问题,要去深造没和你说,让你恨我,李振洋把头深深地埋进手心。


不过还好,我又见到你了。


这一次,我不会再走了。


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,是否还能红着脸,就像那年仓促刻下永远一起那样美丽的谣言;


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,能否别太快冰释前嫌,谁甘心就这样彼此勿挂也无牵。


我想再回到你身边,再次在人群中紧紧的拉住你的手,狠狠的抱住你。


但,可惜没有如果。


李英超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,因为这几天在家里待的太久了,就出来走走。


来英国快两年了,在成年之后该去的不该去的地方都去过了,也又谈了几个男朋友,每一个都有那么一点点像他,但都没有做到最后一步,不是不行,而是从内心抵触。


说完全放下是不可能的,可过去又是那么值得眷恋我不甘心啊,可又有什么办法呢。


面前突然掉下一个钱包,一个精致的男人从旁边跑过。李英超想都没想就要去捡那个钱包追上那个人。


但当李英超看到钱包夹层里的照片,愣住了。那是一张他的照片,是他那年唱一笑倾城时不经意流露出的笑容。把照片翻过来,背后是熟悉的漂亮字体,“咖啡上的奶沫只是无意添加,却有了思念他的形状。我承认一笑倾城一见自难忘。”


李英超渐渐红了眼眶,轻轻抚摸着钱包,这还是当年自己攒钱给他买的。该死,他怎么还留着。


眼泪终于因为地心引力而落下。


果然我们还是藕断丝连。


“岳岳妈妈,能帮我联系一下李振洋吗?”李英超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咖啡上的奶沫。


岳岳抬头看他,“你想好了吗。”


“嗯。”


岳岳打来抽屉,拿出一把钥匙,“这是他说你想好之后给你的,这是他家的钥匙。我会帮你联系的,就今天晚上八点,就在这在这,行吗?”


“好,”李英超接过钥匙,自嘲的想道,原来他早就准备好了吗?


晚上七点五十五,李振洋推开了La rose blanche


正在里间的发呆的李英超听到声音连忙起身,将准备好的咖啡和甜点端出,坐在李振洋对面,将咖啡推给他。


“喝吧,我请你的。哦还有,这是你的钱包。”


“谢谢。”


李振洋这才抬眼看去,还是那熟悉的模样,只是少了几分青涩,多了一丝决绝,温温顺顺的黑发贴在额前,那么像从前又那么不像,小孩终究还是长大了。


当八点整的钟声敲响时,李英超开口了


“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
“我当年离开是去法国深造了。”
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
“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,我舍不得放弃。”


“这就是你不跟我说,抛下我直接离开的理由吗!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熬!”李英超慢慢放下了咖啡杯,溅出了些许奶沫。


李振洋似乎已经料到了李英超情绪激动,他平静抚摸着咖啡杯,


“你先听我讲。我当初收到邀请的时候我也很纠结,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,我很担心我出去了你会郁闷会低落。我也想过带你一起去,但是你要高考,你爸妈也不同意,学校老师也说这么好的苗子考完高考才好。我也怕我自己带你出去会保护不好你。”


“那你也要跟我说啊,你这么一声不吭的说分手,我真的真的真的想过去死。”


“你知道我高考那两天想的是什么吗,是你,你知道吗!不,你根本不知道!出去了也不联系我了,就真的一走了之了。”


“现在你好了,你功成名就了,回来找我了,你知道我的难受吗!李振洋,你这大猪蹄子!”


李英超越说越激动,眼泪也不住的往外流。李振洋看的心一抽一抽的,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,就想他之前撞到了李振洋刚好的膝盖时李振洋揉他头一样。


看李英超没有反抗,于是起身给他顺气,一边像哄小孩一样哄着李英超。


李英超还是趴在桌上呜咽,把当时的委屈一并哭了出来。


“李振洋,你以为你这样我就可以原谅你吗,不可能,再追我三年,我就考虑考虑。”李英超一抹眼泪凶巴巴的说。


“啊?”


“三年短了是不是,那就五年。”


“不短,没事,我追,我追还不行吗。”


李振洋像是魔法一样变出了一只白玫瑰,


“这些年来,我一直还爱你。”


李英超接过深深吸了一口,是习惯的味道。


我足以与你相配。


“走吧,我要回家了。”


“我陪你。”


第一次,李英超觉得回家的路太短。


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在昏暗的灯光下,路灯将影子拉的长长的,在无限远的地方相交。


第二天,第三天,第四天……


往后的每一天,李振洋总会到咖啡馆来,点一杯那天李英超做给他的咖啡,等他下班,再送他回家。


但有一天,李振洋没有来,李英超还以为他只是晚一点。但知道关门了,李振洋还没有来。打他电话也不接,发生了什么?


李英超摩挲着李振洋家的钥匙和地址正思考着要不要去看看他。


抬头看见今天送来的白玫瑰,是一个小哥送来的,依然在那里散发着香味。


李英超下定了决心,去。


李英超顺着地址找到了李振洋家,用钥匙打开了门。正对门的是一个大衣柜,装着一整个衣柜的高定。屋里很整洁,橘黄色暖暖的光温温柔柔的发着光,家具摆放的也是他喜欢的样子。


李振洋呢?


李英超靠近那个紧闭房门的房间,悄悄打开门,看见李振洋禁闭着双眼,面色潮红,满头布满了汗,像是发了高烧,双手紧紧抓着被子的边缘,嘴中不停的念着“小弟,小弟…”


李英超连忙上前抓住他的手,拍着他的头,把因为高烧而汗湿的刘海,轻轻落下一个吻,“是我,我回来了。”


李振洋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努力辨认面前的人,“是你吗,小弟。”


“是我,是我。”


“对不起,今天没去找你,你能原谅我吗?”


“没事。”


“李英超,我今天郑重的提出,在一起吧,这些年来,我一直都很想你,每一天,每一刻。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吗?


如果我死了,这世界是我的遗嘱,而你是我唯一的遗物。”


“这算是以命相胁吗,


不过我愿意。


因为,过去还有很多值得眷恋的啊。”


我遇见你,我记得你。这座这里城市天生适合恋爱,你天生就适合我的灵魂。


这是一年中最平常不过一天,就连那满满的满足和快乐都是因为琐碎和平常。


我见过太少世面,只爱看那张脸。


我们没有激情似火,也没有血色浪漫,我们有的只是匆匆那年。


只因你浮生一笑,误了我匆匆那年。


我们不散场。


 



评论

热度(204)